傲世九重天》 最新章節: 第九百二十二章傲世之大結局(全書完)(10-01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一章傲世之大結局(二)(10-01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章傲世之大結局(一)(10-01)     

傲世九重天922 傲世之大結局(全書完)

“女兒這一生既然選定了他,就當陪他天涯海角……此生此世,唯此一人。哪怕受盡千辛萬苦,哪怕將來會被無情拋棄,亦絕不后悔1 “爹,娘,女兒給你們磕頭了1 紫邪情戀戀地看著墓碑,用力磕頭。 “傻話。”楚陽輕輕攬著紫邪情的腰肢:“我疼你還來不及呢,怎么會給你千辛萬苦,更加不會有什么拋棄……你這么說,萬一老人家在天有靈,傷心了咋辦?我是太冤枉了1 紫邪情白了他一眼,卻將柔軟的身子輕輕靠在他身上,雙眼迷蒙地望著面前的墓碑。 一片寂靜之中,無風無云的天際,毫無征兆地飄飄灑灑下起了細雨,點點滴滴灑落在楚陽和紫邪情兩人身上,臉上,肌膚上。 此刻已經是深秋時節。 但,這蒙蒙雨滴卻全然沒有半點涼意,反而就像是春天的細雨,潤物無聲,更充滿了欣悅的生生不息,臉上身上,只感到一陣春天的溫暖舒適。 似乎是那遙遠的英靈,在用自己的真情,祝福,并撫慰自己的女兒女婿。 “多謝爹娘1紫邪情渾身顫抖,重重的磕頭,泣不成聲。 “多謝岳父大人,岳母大人1楚陽莊重行禮:“請你們放心1 不遠處,一干兄弟們在靜靜地觀視著這邊的所有動靜。 眼中,都有感動,唯有感動。 楚陽攙扶著紫邪情。兩人退至一邊。 雪淚寒白衣飄飄,走上前來,看著紫豪的墓碑。久久凝視,半天,竟然說不出一個字。良久良久之后,才恍如掙扎一般的說道:“兄弟……” 一共就只說出這兩個字,就已經熱淚盈眶,哽咽不能言;渾身顫抖,他緊緊地閉著眼睛。仰臉向天,嘴唇緊緊地閉著。 兩行清眼,從他的眼角緩緩流下。 他咬著牙。腮上明顯鼓起來一道棱,努力的克制自己,不要哭出聲來。 他知道,此刻一張嘴。就是嚎啕大哭。再難自抑。 但,兄弟肯定也不希望看到我哭吧! 但我實在忍不篆… 又是良久良久,雪淚寒突然間仰天長嘯,大聲吼叫道:“我的兄弟礙…” 終于還是忍不住,還是嚎啕大哭起來。 長空無聲,風聲颯颯。 眾人同時感到一陣惻然。 這名震天下的兄弟二人,終于在今日此事,再一次地站在一起。 只是。一個已經長眠在地下,一個也已經身心俱疲。壯志消磨,不復往昔崢嶸。 雪淚寒呆呆的坐在紫霄墓前,一連半月時間,始終不言不動,宛如木雕泥塑。 有人在旁提議,與昔日兄弟喝一杯酒,一敘別情。 雪淚寒并不理會。 仍舊只是靜靜地坐著,陪著自己的兄弟,弟妹。 我們兄弟之情,何須用酒?彼此之心,敘甚別情? 我只需要在此陪陪他。 兄弟,這些年……你寂寞嗎? …… 妖心兒靜靜地站在遠方,陪著雪淚寒,一陪就是半月。 她并不上前,也不說話,更不曾催促,只是那么靜靜地陪著…… 陌青青則在更遠的地方,望著妖后與東皇的身影,佇立良久,半月之后,終于黯然一聲長嘆,落寞的轉身而去。 原來,自始至終,我……從來就沒有過希望…… 如此,祝你們幸福。 紫豪,我也很想你的; 但,今天注定輪不到我上前了。 等到雪淚寒他們走了,我再來看你。 雪淚寒,我也很羨慕你。 但我不會再跟你爭了。 …… 九重天闕,大勢已定。 域外天魔,已然真真正正的斬盡殺絕! 包括已經潛入到天闕內地的那些天魔,在莫天機、傲邪云、謝丹瓊等人如今難以想象的龐大神念覆蓋之下,還有莫天機的天機之手更發揮出了神鬼莫測的威能,沒有任何天魔余孽能夠僥幸脫身,前后不過數日光景,天魔余孽,盡滅矣,至此,天闕地域絕天魔一脈生靈! 整個九重天闕,都在披紅掛彩,歡呼慶祝,既為慶祝天魔的覆滅,也為瓊霄御座當日被攪亂的婚禮補祝慶賀。 天魔既滅,各大天地的兵馬,也開始陸續班師回程了。 歷代九劫兄弟與他們的老大們,也已經不知去向。 他們甚至都沒有參加慶功宴,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 這么多年的遭遇,肯定要跟老大好好說說的。 我們不需要什么慶功宴;只要我們兄弟還能聚在一起,那么,每一天對我們來說,都是慶功宴。 …… “我要走了。”半月之后,劍靈向楚陽提出告辭。 “你也要走?這才回來就要走?”楚陽有些不舍:“我還想……咱們還能再繼續在一起,一道闖蕩天下,初心一往……” “相信一定有機會再度攜手并肩的。”劍靈充滿了感情的看著楚陽:“我這一生,真正的兄弟,唯有楚陽一人。我也想和兄弟在一起,永不分開,初心不改。但,我們在一起,對彼此的大道卻是不利……彼時,我們一定還有機會再相見,別離不就是為了下次的再相見么。” “而且還是隨時都可能會再見。只要你想,又或者是我想。”劍靈微笑。 “也好。”楚陽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,灑脫的一笑:“既然如此,等你再來的時候,我們可要一醉方休1、 劍靈微笑:“好!就此說定了!不過,這一次不僅我要走。還有一個,我也要帶走。” &nbs;他的目光,看著楚陽身邊的一團黑霧:“劫難神魂。你跟我走吧。在哪個地方,你也可以真正找到屬于你的路1 劫難神魂大喜:“真的么?”看了看楚陽,不禁又有些踟躕:“這個……我也有些舍不得……” 楚陽笑道:“有啥可舍不得?剛才我倆不都說了么?只要相見便可再見,我希望再見你的時候,你已經找到你自己的路,對了,你重塑了身體之后。一定要來讓我看看。我到現在還不知道,你到底長什么樣子呢1 笑聲中,劍靈與劫難神魂跨步而出。臨出門前,劍靈突兀回頭,看著楚陽:“對了,我知道你心中。一直有一件事放不下。或者說,不解,甚至說……一個心玻” 楚陽點頭:“我也明白。” 劍靈道:“那個人讓我帶給你一句話。” 楚陽道:“什么話?” 劍靈道:“那人讓我告訴你。那就是你的兒子!只不過你的兒子,真的很了不得就是了1 說完,劍靈大笑一聲,不待楚陽回話,已然帶了劫難神魂出門而去, 半空中驟聞金鳳展翅。鳳鳴九重,清越無比。瞬間漫天華彩一閃,某劍已然消失不見。 楚陽怔了怔,竟是哭笑不得:“原來那人……也有算錯的時候。以為我在乎的是這件事……說心里話,我從來都沒將這事兒當成事兒礙…那本就是我的兒子,這有什么可疑問的……哎,我一直掛在心中的,其實是另外的事礙…” 只可惜,這會劍靈已經走了。 楚陽也只有跌足長嘆,欲問無從。 真是做人不能太裝逼啊,本想來一個意念相通,彼此惺惺相惜,直接解決難題,沒想到最終卻失落了一頭霧水。 該解開的沒解開,早就解開的卻又被馬后炮了…… 這他么的叫什么啊,真真是好像被無數匹草泥馬踐踏過一般的郁悶! …… 紫霄天全境上下百廢待舉,陷入重建之中。 精靈一族幾乎舉族都在這里幫忙重建,連生命之泉這等稀罕物也是近乎不要本錢的那樣揮灑著,這百多萬年以來,紫霄天可謂滿目瘡痍,地質更被嚴重破壞,錯非有生命之泉這樣的神物,實在難能恢復……但有了精靈一族的大力協助,有了充裕的生命之泉,整個紫霄天,慢慢地變得綠意盎然,充滿生機…… 可是這段時間里,楚陽等人卻是變得無所事事了起來。 天天除了喝酒,就是在各地游玩,盡情的游玩。 游玩是游玩,可沒有佳人在側的游玩,如何能真正盡興呢? 紫邪情和莫輕舞兩女不同于某御座,忙得腳不沾地。天天不見人影。 這個情形讓楚御座心中滿是不爽! 這叫什么事兒? 哥哥我自從娶了媳婦之后,幾乎就沒跟媳婦在一起過。 之前沒成親的那會,還能偶爾拉拉小手,摟摟小腰啥的,現在可倒好,直接連面都見不到了。 終于這一日。 精靈族告訴紫邪情,帶來的生命之泉用完了…… 若是想要繼續重建工程,必須派人回一趟精靈之森。 回一趟精靈之森那是多遠?多長時間? 現在爭分奪秒重建紫霄天的紫邪情如何等得及? 著急之下,紫邪情與莫輕舞風風火火的來找楚陽。 “你給我說,生命之泉怎么沒了?這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你搞的鬼,精靈皇大人1紫邪情皺眉大發嬌嗔,聲色俱厲,一派興師問罪的款! “哼,我娶了媳婦就見不到人了,我還沒問是怎么回事,你倒是先來興師問罪、咄咄逼人了,這上哪說理去……”楚御座哼一聲,道:“來來來,媳婦兒,還是先來陪你老公我把最重要的事情辦了再說其他……” 紫邪情見某人如此憊懶,不禁為之氣結。 紫大姐那是什么人,那是一句話不對就動手的狠角色,二話不說,撂下南北打東西! 但,下一刻驟覺眼前一暗,再一亮的時候,發現自己已經身不由己地到了楚陽的九劫空間之中。 現在楚御座現如今的修為,完全可以在四個老婆之間稱王稱霸。兩女雖然也有巔峰之上的恐怖修為,卻仍是連反抗都來不及,就被他抓了進來! 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你不要胡來埃我要叫了……”紫邪情紅著臉,跺腳嗔道:“外面還等著用生命之泉呢……快……唔……” 話音未落,卻是已經被楚陽用嘴唇堵住了櫻桃小嘴,只聽耳邊男人的聲音說道:“叫什么叫,我看你拿什么叫……傻妞兒,生命之泉怎么會沒有……這是本精靈皇讓他們騙你們的……現在外面正在努力干活呢,咱們也需要干點活兒。努力干活……” 紫邪情滿臉通紅,莫輕舞在一邊“呀”的一聲捂住了臉,只感覺渾身都發起燒來。 “你……你混蛋……”紫邪情全身癱軟。無力推拒,臉上如同要著了火。 “混蛋就魂淡……”楚御座無賴的說道:“我不僅是個混蛋,我還是個流氓呢,就對你們耍流氓了。咋地吧。你叫啊,你倒是叫啊,哼哼,就算你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你的,咱對你耍流氓,那是合情合理合法滴……” 紫邪情嚶嚀一聲,卻是不知道被碰到了哪里敏感處,渾身更形發軟。 莫輕舞見狀大驚失色。扭身就逃,意欲遠離禍水。慌慌張張說道:“那邊好忙,我得出去監工……” 卻被楚陽一把抓住,哼哼道:“忙什么忙?哪里有這邊來得緊要,小妞,你也別想跑……這段時間里你們倆商量好了躲著我,以為我不知道么……今天我要是不教訓教訓你們,以后在這個楚家,我這個一家之主的地位如何還有半點威嚴…哼哼哼,桀桀桀桀……美女,本大色狼來了……” 隨即,就是一陣嬌嗔,掙扎,隨即…… 咳咳……此處省略八百萬字…… 確實是八百萬字,某人現在真的很強悍,連帶著那啥也很強,又憋了那么久,真要描述起來,八百萬那都得是少說的! …… 九重天闕,仍舊是九重天闕。 但,各位大帝在位時間,變成短短的五十年。 五十年之中,九重天闕發展飛快。 就連之前恍如不毛之地的紫霄天,現在也變得城鎮林立,繁華多多。 這一天,瓊霄御座楚陽心有所感,突然召集眾兄弟議事。 商量完事情之后,就在同一天里。 無傷大帝,獨行大帝,瓊華大帝,神龍大帝,天機大帝……等等,紛紛宣告辭去自己的天帝之位,禪讓給了別人,然后,這十幾個人同時從九重天闕失蹤了,連帶消失的,還有他們的妻子兒女一干家人,不要懷疑,五十多年,沒有子女還了得了…… 完全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。 有人找到東皇和妖后隱居的山谷,希望詢問個中究竟,可是這兩位神仙眷侶,也完全不知道楚御座他們到底去了哪里…… 楚陽,紫邪情,莫輕舞,鐵補天,烏倩倩,顧獨行,顧妙齡,莫天機,楚樂兒;董無傷,墨淚兒,談曇,謝丹鳳,紀墨,呼延傲波,羅克敵,祀娘;謝丹瓊,梅夫人、傲邪云…… 再也沒有人見到過這些傳奇人物的身影。 整個九重天闕開始著書立傳,傳頌他們的功績。 然后,在不斷地資料匯總,和天機情報部有意的泄露一些當年的消息的情況下……世人終于從各個方面,開始了解到這些傳奇人物的點點滴滴…… 原來,這些大帝們,與楚御座……原來……原來…… 不愧是傳奇! 不愧是傳說! 根本就是神話啊! 所有了解到他們生平事跡的人,紛紛無一例外的都這么說…… 九重天闕,整整一座山脈,被三百位圣人巔峰高手合力,錘煉,成為一座高聳入云卻不可被破壞的恢弘石碑! 若是想要破壞這塊石碑,除非這個人的力量超過了三百位圣人巔峰高手的力量總和。 而這樣的人,在這個世界上注定是永遠都不會出現的。 這座石碑的名字,就叫做:御座語錄! 楚御座一生之中。說過的話,都被人搜集起來,挑選其中一些經典的句子。雕刻在上面,供后人膜拜。 而在收集的過程之中,包括每一個看到這個石碑的人,都是由衷地感覺到,在楚御座一生的傳奇之中,最注重的,最不可缺少的兩個字。 “兄弟1 “兄弟是什么?兄弟不是什么!兄弟就是兄弟1 “我希望。我在巔峰時,我的兄弟也在,我不會寂寞。我也希望。我的兄弟在巔峰時,我不會讓他寂寞。” “我和我的兄弟,不管走到什么高處,都不會高處不勝寒1 “我希望與我的兄弟打拼出一世榮華。打拼出千古傳說。我更希望若是千百年后。我們能夠成為傳說,我希望,我的傳說中有你;若是你成為傳奇,那我希望,你的傳奇中有我1 “因為我們是兄弟1 “終生不會辜負,兄弟這兩個字1 “終生不要辜負,兄弟這兩個字1 ………… 又過了數十年,楚陽等人悄悄地回返九重天闕。除了和相熟的朋友們見見面之外,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。當年的英雄,竟曾經回來過,重履這片大地。 但,所有與楚御座還有這些大帝們有關系的那些人…… 卻在他們這一次回來之后,通通的消失不見了…… 嗯,應該不是統統。 因為還有一個人沒有消失。 只是現在,大家卻不知道有這么一個人,唯一例外的一個人…… 直到若干年后,九重天闕再一次發生動亂, 普天之下,形成一股席卷十方天地的末日浩劫之時,終于有一個人,挺身而出,消弭浩劫。 平定了九重天闕的浩劫,而且這個人,以無可爭議的實力,踏上當年除了楚御座之外,再沒有人能夠被公認的位置御座之位的時候。 所有人才知道;這位新的鐵御座;居然就是當初,楚御座的兒子! …… 時光悠悠,縱過無痕,光陰彈指,早已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。 楚陽等人在茫茫宇宙之中,成為了一個時空過客;大家有時候聚在一起,有時候以各自的家為單位,分散開來,自行其事…… 若是彼此想念了,一個念頭傳達各處,大家便再聚一聚。 對于眾人而言,這卻是很容易的事情。 而在這段悠久的歲月里,眾人的修為,也都逐漸的層層拔高,漸漸臻至到了一種修行中人亦無法理解的境界…… 但,楚陽等人始終都堅信一句話:大道無盡頭! 我們只需要往前走! 不斷地往前走! 我們不需要去考慮自己的目標。 我們不能理解的境界,不代表前人不能理解,更不等于后人也不能理解! 直到有一天,莫輕舞在旅行中,意外與一個神秘的怪獸展開戰斗,星夢輕舞刀隨意一刀劈去,竟然一刀劈落了數百顆天空中的星星…… 這個時候,大家才真正意識到,自己的修為,已經到了一個什么樣地步…… …… 又一日,楚陽帶著他的媳婦們,來到一個之前從未到過的星球。 那是一顆蔚藍色的星球! 風景如畫。 楚陽從來沒有到過這里,但卻莫名的感覺到,這里,仿佛很熟悉,似乎這里就是自己的家……那種感覺。 所以干脆就在這里住了下來。 這一住,就是幾十年光景。 直到有一天…… 正在海邊釣魚的楚陽突然感覺到一陣古怪波動,轉頭看去時,只見一個白衣青年,居然施施然的站在自己身后,斜著眼睛看著自己說道:“喂,小子,你是不是想要跟我打架啊?” 這個突然到來的家伙,身材頎長,英俊無匹,可說是世間少有的美男子,但卻是滿臉的邪氣,滿身的邪氣,從里到外的流溢著一股無法無天肆無忌憚的感覺! 楚陽并不遲疑,并無驚訝,從容微笑,緩緩地拔出劍來:“這一戰,我等得好久了,也等你好久了。” 白衣青年猖狂的大笑,道:“既然久等。那還等什么?來來來,就讓我教訓教訓你!咱們到天上打,讓你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。人上有人……” 話音未落,兩人已經去到了九天之上。 楚陽亮劍說道:“請1 真的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歲月,楚陽不曾再現九劫劍了,久違的九劫劍,再現塵寰。 可是還沒等到九劫劍再現鋒芒,嚴格一點說,楚陽話音還未落的瞬間。白衣青年已經發動了攻勢,居然是一招偷襲。 楚陽一個跟頭翻出去,怒道:“我去。到你這種修為層次的修者,居然還玩偷襲,你還要不要點臉了……”這真是匪夷所思。這家伙的修為分明高深莫測,自己與之正面交戰。都是輸多贏少。這么強大的一個家伙,居然對自己還使用偷襲…… 這可真是世界之大,無奇不有,真正就沒有想不到的事情。 “切,但凡能省點勁的時候,就省點勁。”白衣青年的臉上居然全然沒有半點不好意思,兀自邪氣凜然地道:“這個世界上,唯有一點是最重要的。你知道是什么嗎?” 楚陽問道:“是什么?我靠。你又偷襲1 “噗”地一聲,屁股上居然挨了一腳。 原來這家伙故意用言語吸引楚陽注意力。卻又來了一記偷襲;一個分身直接從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腳踹在了楚陽屁股上。 這一腳真狠,直接將楚陽踹出去數萬里! 太久太久了,楚陽已經無敵太久了,當真已經太久太久沒有這么狼狽了! 還在翻騰中,白衣青年已經追了上來,嘻嘻笑道: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……我自己要爽1 “……”饒是楚陽的修養已經到了宇宙在眼前毀滅也不會動容的地步,此刻也禁不住一陣無語;呲牙咧嘴的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們就正式開打吧1 說著一拍手,道:“弟兄們,大伙一起動手!揍這丫的!把他給我弄翻,使勁的弄1 一聲號令之下,顧獨行董無傷談曇莫天機謝丹瓊傲邪云紀墨芮不通……大隊人馬突然從虛空閃現,全體上下浩浩蕩蕩的招呼也不打一個,直接開始圍攻! 不,是圍毆! 白衣青年見狀不驚失色,大叫道:“我了個草!楚陽,你丫的真不厚道,口口聲聲怪我偷襲,居然自己在這里布下了強大的埋伏陣容,你還要點臉不……” 楚陽微笑道:“在這世界上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……我自己要爽。” 白衣青年聞言一怔,頓時哈哈大笑:“你學的倒快!算你了得1 他一仰頭,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從他身上猛然爆發出來,仰著頭,不可一世的說道:“楚陽,你記住了!老子就是君莫邪1 這種凌駕古今的氣勢,讓眾人都是心中一震! 悠久的一生之中,委實是再也沒有見過第二個人能有這種氣勢! 一時之間,為他氣勢所懾,竟然根本無法出手。 便在這時,一個人嘿嘿一笑,突然一閃身出現在這位君莫邪的面前,突然間驚呼一聲,一臉的震驚過度。 君莫邪也感覺到詫異,問道:“怎么了?” 這人震驚的問道:“你看我帥不帥?” 君莫邪愣住,道:“什么?” 談曇繼續鍥而不舍的問道:“你看我,是不是帥呆了?” 君莫邪皺眉,怒道:“一邊去1 談曇大怒,繼續震驚問道:“你看我帥不帥?到底帥不帥?你憑良心說我帥不帥?是不是很帥?你說話啊你說我帥不帥?……” 君莫邪眉眼抽搐,剎那間居然有些凌亂。 楚陽等人頓時東倒西歪。 談曇這貨,居然在這個關鍵時刻,出乎預料的打破了僵局! 只聽著在不長的時間里,談曇已經是無理取鬧雜七雜八的問出去了三四百句:“……到底帥不帥?你憑良心說……你摸著自己的胸口……你說我到底帥不帥……” 君莫邪愣了半晌,仰天長嘆:“……我的天哪……”. 剎那間,一代邪君,縱橫天下從未一敗的邪之君主,居然對此無恥之徒束手無策。 談曇還在喋喋不休:“你說我帥不帥?且慢……你要跟我們打架可以,但你必須要先說明白,我到底帥不帥?不要跑……我到底帥還是不帥……我是不是比剛才更帥了……你說話呀你別跑……站住!你給我站篆…” (全書完!) ……………… 傲世三年,笑中有淚。 傲世三年,并肩攜手; 我不知道說什么。現在是凌晨三點。 敲完最后一串省略號。我的心,似乎突然間空了…… 我愛傲世!愛傲世之中的每一個人物-…我,舍不得結束。 打出“全書完”這三個字;我甚至有強烈的沖動:將這三個字抹去,我再繼續寫下去!再寫一百萬,再寫五百萬,再寫八百萬…… 真的…… 心情很凌亂。 在寫完的那一刻,一伸腳,旁邊的暖瓶就砰的一聲爆炸了。 沒燙著,但我也沒動,就這么坐著。 想著:我還要爆發!我還要搶月票!楚御座,依然楚御座!莫天機,依然莫天機!莫輕舞,依然莫輕舞…… 我休息幾天,再寫完本感言吧……我現在心情很亂,很難受…… ……(未完待續。。)